可可歐蕾

來自台灣的腐女一枚,歡迎搭訕呦★
目前主坑i7&月歌,月歌的音樂真的好難打啊ಠ_ಠ
然後最近終於知道月歌的卡是怎麼覺醒的,所以把頭貼換成春馬麻ヾ(*ゝω・*)ノ

牢籠

我們被剝奪了前進的權利

像折了翼的鳥

失了水的魚

碎了殼的蝸牛

即使有在好的能力

也無處可施

畢竟失了翅膀的鳥

也不過就是隻鴨子

飛不高也飛不遠

只有在最適合的地點

才能發揮最大的能力

就像被關在籠裡的老鷹

你怎會指望牠還能展翅高飛呢

唯有籠外遼闊的藍天

才是真正適合牠張開雙翅翱翔的天堂

--------------------------------------

我到底在寫什麼(ry

  愛蜜莉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你露出太陽般的笑容
一口氣將我抱了個滿懷
說會成為我最好的朋友

從那天起
不論做什麼事
我們形影不離
身邊的人看了
也都笑著說
我們關係真好

這樣幸福的日子
持續了好幾年

如今 妳已從當初扎著兩條小辮子的女孩
蛻變成了一個成熟中
猶帶著些許稚氣的少女

你就像朵綻放的花兒
身邊總圍繞著崇拜妳的人們
我感到既驕傲又寂寞
只因妳不再是只專屬於我一個人的

不過我還是會待在你身邊
在妳需要時
隨時傾聽妳的煩惱

這樣有些孤單的日子
又經過了一段時間

直到有天
當我睜開眼時
我發現妳的氣息完全消失了
身邊所有屬於妳的東西都已失蹤

空蕩蕩的房間
只剩我一個人
靜靜的躺在那不起眼的小角落

從半掩的房門外
妳的聲音清楚的傳入我的耳內
你說 東西都已經帶齊
可以準備出發了

而我在房裡
用盡全身的力量
嘶吼著我還在這裡
不要將我一個人留下

但最後
回覆我的只有大門關上發出的回音

直到那一刻我才發現
我早已不是妳心中的最愛

一直以來
我以為我會是妳的全世界
但到頭來我才發現
我不過是你曾經緊握在手中的一隻布娃娃

而那些幸福
早已離我而去

嗯,是這樣的,在網路上和小夥伴玩懲罰遊戲輸了TДT
我的運氣平常明明沒有那麼差的(இдஇ; )

然後覺得之後應該還有可能會要來po文,自己寫得很糟糕,就請有看的大家多多包含了(´ノωノ`)

【IDOLISH7】天樂

「嗚…嗯…」

彷彿要將自己貫穿一般,深深的,舌與舌之間的交纏,已經持續了許久,久到自己都已經要站不住腳。

自己被夾在對方和牆壁之間,要不是因為有牆壁支撐,自己恐怕早就摔倒在地了。

「嗚…樂…等等…嗚嗯…」

連一句話都沒有辦法連貫起來,但身前的人卻彷彿沒聽到似的,繼續侵略著自己的口腔。

好不容易,直到終於支撐不住向下跌去時,樂才終於鬆開了口,將我一把扶住。

緊緊的揪著樂的衣服,將臉深深的埋在他的胸口,大大的喘息著。

「天...還好吧?」用力的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

現在樣子不想讓他看到,肯定是滿臉通紅吧?

太羞恥了…

「…能抬頭讓我看看嗎?」再次搖了搖頭,抓緊了他的上衣。

大概是察覺到我遲遲不肯抬頭的原因,他開始連哄帶騙的要我抬頭。

最終,禁不住他的要求,還是抬頭了…

才剛抬起頭就發現他瞬間變得僵硬,臉上的紅潮也慢慢加深,最後連視線都別開了。

「…樂?…怎磨了?」察覺到他一連串的反應,我傾了傾頭,微微勾起了一個壞笑。

「嗯哼...不繼續嗎?」

「!」真可愛呢,連耳根子都紅了...

「想反撲我,你還差的遠呢,小奶貓。」

「什!誰是小奶貓啊!」

繞過再次臉紅僵硬的他,直徑走出休息室,發現龍站在門前,似乎剛準備開門進去。

「啊...天你怎麼啦,很高興的樣子?」

「沒什麼,剛剛看到了一隻小奶貓。」

「小貓嗎?感覺很可愛呢!」

「是啊。你先進去吧,我去趟洗手間。」

「嗯,等會兒見。」

看著龍走進休息室,不久後傳出龍和樂的聲音。

「樂?你怎麼啦,感冒了嗎?臉有點紅呢。」

「沒有,沒什麼。」

「這樣啊,不要逞強喔。」

「對了,天似乎很高興呢!他說他剛剛看到了一隻可愛的小奶貓,真想看看呢。」

「啊...嗯...是啊...」

「奇怪,樂你的臉好像更紅了,真的沒有感冒嗎?」

「不,沒有,我真的沒事。」

聽完他們的對話後,笑了笑轉身往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真期待回來後樂的表情呢...

--完--

這裡是第一次po文的可可owo//

放置了一個多月才接續著寫完的文,各方面來說寫得很渣,還請大家多多包涵><